為什麼狗的眼神讓人難以抗拒?英媒:進化“伎倆”_人類

原標題:為什麼狗的眼神讓人難以抗拒?英媒:進化“伎倆”

參考消息網6月23日報道英媒稱,狗眼神的進化受到人類影響。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6月19日報道,當狗定睛註視著你的時候,那無辜無邪、楚楚動人而又似乎在懇求、訴說什麼的眼神,被稱為“小狗眼”,總能讓人心生愛憐,就像看到萌態可掬的小寶寶。

科學傢經過研究發現,這或許是狗能成為人類寵物而狼不可以的原因之一,個中奧秘可以用赫胥黎的《天演論》來解釋。

據報道,狗的眼部有一圈肌肉,可以讓它們做“媚眼”、“萌眼”和討人喜歡的表情。有一組肌肉負責讓狗狗模仿嬰兒般的眼部表情,觸發人類的“愛憐的本能”。

報道認為,這種“小狗眼”是寵物狗和主人之間的心靈紐帶。

“小狗眼”是寵物狗和主人之間的心靈紐帶。(視覺中國)

過去也曾有科學傢研究發現,狗的眼神和表情令人難以抗拒,但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

現在,英國樸次茅斯大學的卡明斯基博士和她的團隊找到瞭解剖學意義,從肌體構造層面解答瞭為什麼狗的眼睛那麼傳神的問題。

他們發現狗的眼睛周圍的肌肉組織具有神奇功能,狗動用這組肌肉來展現所謂的“表情眉”,由此“營造出與人類相似的交流溝通假象”。

卡明斯基的研究報告說,當狗狗們進行這種操作時,人類內心似乎生出一種難以遏制的沖動要照顧、安撫它們。

狗的眼部肌肉以一種特定方式運動,使得它們的眼睛顯得就像嬰兒大睜的雙眼,而且很像人在傷心時候的表情。

而具有這種眼神表情的狗類似乎更能激發人類“下意識的”眷顧、保護本能。

從物種進化角度來看,這種互動讓”萌眼“狗占瞭優勢,它們的這個肌體構造特點在代代繁衍過程中不斷得到強化。

卡明斯基說:“有強大的證據表明狗在跟狼分離,被人類馴化後,逐漸進化生發出這種能‘揚眉瞠目’的肌肉”。

“小狗眼”總能讓人心生愛憐。(視覺中國)

據悉,她和團隊的研究結果發表在美國國傢科學院院刊上。來自解剖學和比較心理學領域的英美學者的研究顯示,狗的面部這種結構性變化,是在與人類相伴的幾千年裡逐漸完成的。

曾經有研究發現,當人類註視狗時,狗會做出“小狗眼”的賣萌表情,說明這是一種有意識的動作,而且就是做給人看的。

報告聯合作者,解剖學傢巴羅斯教授伯羅斯指出,從生物進化意義上講,狗的眼部肌肉構造變化速度很快,這很可能是因為狗和人類的互動密切。

俗話說, 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狗通人性、狗和人心靈相通,也許不無道理。

研究團隊還不忘提醒一句,狗都知道面部表情對於社交至關重要,知道什麼樣的眼神能招來關註愛撫,這說明社交場合的眉眼表情是多麼重要。

【延伸閱讀】你有方法讓狗“閉嘴”嗎?在法國,狗“過度吠叫”主人會被罰

參考消息網2月18日報道英媒稱,法國小鎮弗基埃的新禁令規定,如果狗“不停吠叫”,狗主人將會被罰款68歐元(約合人民幣520元——本網註)。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2月13日報道,法國一市鎮的市長頒佈禁令,禁止狗過度吠叫,以遏止噪音污染。

禁令引爭議

法國小鎮弗基埃的新禁令規定,從星期一開始,如果狗“不停吠叫”,狗的主人將會被罰款68歐元。

市長艾蒂安表示,禁令是對狗夜以繼日吠叫的回應,因為村莊的噪音情況“不能忍受”。據悉,該法令受到動物權益人士的批評。

法國小鎮弗基埃的新禁令規定,如果狗隻“不停吠叫”,狗主將會被罰款68歐元。(視覺中國)

“禁令不是為瞭禁止養狗,我們不會因為小小的聲音而對狗主人罰款。”艾蒂安如此回應這些批評,“這個市鎮對狗並不敵視,但如果你決定養狗,你就有責任訓練它們。”

當地議會在2019年2月通過法例,禁止狗在沒有主人陪伴的情況下單獨待在封閉區域內,當地希望通過這種方式避免狗“不停吠叫”。

法例稱,如果狗持續吠叫,就破壞瞭擁有1400名居民的弗基埃鎮的安寧,狗主人必須將它們帶到室內,違例的狗主人會因每個對他的投訴被罰款。

報道稱,頒佈的禁令是針對鎮中的一名居民。“她有很多隻狗,有些是大狗,”艾蒂安說,“我們曾經嘗試與她對話,但仍然無濟於事”,“我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我們別無他法。我不能坐視不理”。

狗以吠叫作為溝通方法,用以表達情感及取得註意。(視覺中國)

保護動物權益協會主席拉馬爾譴責禁令,並把此禁令形容為“咆哮”。

“你倒不如也停瞭星期天早上響起的教堂鐘聲。”拉馬爾說,“如果狗有嘴,它們可以吠叫。”

拉馬爾表示,他打算向當地法院提出上訴。“我從來沒有見過狗從早到晚吠叫。”他說。

報道稱,這並不是第一次法國有關部門針對狗叫發佈禁令。2012年,法國西南部市鎮大聖富瓦也對過度吠叫的狗頒佈禁令,理由是破壞“公共秩序”。

你有能力令狗停止吠叫嗎?

狗以吠叫作為溝通方法,不過令狗主人或鄰居困擾的都是大聲及持續的狗吠聲。吠叫聲浪也有高低,最高可以達到100分貝,比工廠機器更大。

據悉,目前狗吠叫聲最大的世界紀錄為113.1分貝,由一隻澳洲的金毛尋回犬持有。

報道稱,狗的吠叫有多種原因:吸引註意、擊退潛在危機或表達焦慮等等。

動物慈善機構Dogs Trust的狗行為經理基迪警告,不要使用反吠皮項圈和其他厭惡性的訓練方法。

“找出狗吠叫的原因,比起針對狗吠叫的行為更重要,”基迪說,“縱使過程很容易讓人氣餒,尤其是你需要顧及鄰居的感受。但隻顧把狗的吠叫聲叫停,可能會令它們更加焦慮,令情況變得更壞。”

目前狗吠叫聲最大的世界記錄為113.1分貝,由一隻澳洲的金毛尋回犬持有。(視覺中國)

(2019-02-18 08:46:45)

【延伸閱讀】德媒:小說《狗的第二次戰爭》榮獲阿拉伯世界最高文學獎

易卜拉欣·納斯魯拉手持他的獲獎作品《狗的第二次戰爭》。(圖片來自英國《衛報》網站)

參考消息網4月26日報道 德媒稱,約旦裔巴勒斯坦作傢易卜拉欣·納斯魯拉的小說《狗的第二次戰爭》榮獲阿拉伯世界最高文學獎,這部反烏托邦的小說探討瞭社會中的暴行和極端主義。

據德新社4月25日的報道,4月24日在阿聯酋首都阿佈紮比,納斯魯拉被宣佈為國際阿拉伯小說獎(又被稱為阿拉伯世界的佈克獎)的獲得者。評委說,他的小說以一個沒有名字的國傢為背景,重點講述瞭主角拉希德“從政權的對手變成一名物質主義的、不擇手段的極端分子”的故事。

報道稱,納斯魯拉在阿佈紮比舉行的頒獎儀式上接受獎項時說:《狗的第二次戰爭》是關於“極端主義和盲目殺戮”的。納斯魯拉1954年出生,迄今為止出版瞭14部詩歌集和16部小說。

評委中的負責人、約旦作傢易卜拉欣·薩芬在一份聲明中說,這部小說利用幻想和科幻小說技巧“暴露瞭社會中固有的殘暴傾向”。

報道稱,納斯魯拉是入圍該年度獎的6名阿拉伯作傢之一。這6人每人都將獲得1萬美元(1美元約合人民幣6.3元——本網註)獎金,納斯魯拉還將額外獲得5萬美元獎金。佈克獎基金會還會資助獲獎小說的英文翻譯。這6部入圍小說是從14個國傢的124個提名名單中選出來的。該獎項於2007年推出,得到倫敦佈克獎基金會的支持,由阿聯酋政府下屬的阿佈紮比旅遊和文化管理局資助。

2017年,沙特阿拉伯小說傢穆罕默德·哈桑·阿勒萬憑借其小說《小死》獲得該獎。(編譯/龍君)

(2018-04-26 08:52:00)

【延伸閱讀】當動物開始吃人類食物、垃圾或寵物時……

參考消息網2月28日報道英國廣播公司網站2月22日刊登題為《人類食物如何在改變野生動物》的文章,作者是維多利亞·吉爾,文章摘編如下:

如果一隻熊醒來餓瞭,垃圾箱、垃圾填埋場、農場甚至汽車都可以給它提供一頓飽餐。

不過,在日益城市化的環境中,熊和其他野生動物吃“人類的食物”越來越多,這正在改變它們的行為和生理。

發表在《科學報告》雜志上的一項研究發現,吃瞭大量人類食物的熊冬眠時間減少瞭差不多50天。

這產生瞭“隱性影響”,超出瞭正常冬眠時間的基本需要。

有跡象顯示,較活躍的熊,其細胞老化快於飲食習慣較正常的熊。研究人員發現它們的DNA發生瞭變化,即染色體末端的保護帽(名為端粒)明顯減少。隨著動物年齡的增長,那些保護帽自然會縮短。

這是微妙且重要的生理變化之一。這與它們以傢畜、食品垃圾甚至人類的寵物為主要飲食組成部分的現實相關。

在科羅拉多州開展這項有關熊的研究之前,研究團隊中有人進行瞭另一項研究。研究揭示瞭北美的美洲獅是如何從捕食野生獵物轉向投機取巧獵食傢畜甚至吃狗和貓。

這除瞭讓這類食肉動物與人類發生沖突,還讓它們的屍體進入瞭新的生物學領域。科學傢在論文中指出,當美洲獅以寵物為食時,它們可能是在吃攜帶“共有病原體”的動物。能夠感染傢貓的疾病也可能具有感染美洲獅的能力。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科學傢喬納森·保利博士說,這一切都證明“某些生態系統面臨新的現實”,因為它們正在被人類以及我們所種植、培養和丟棄的東西進行改造。

保利博士對英國廣播公司新聞頻道的記者說:“看看越來越受人類存在影響的環境,我們就知道哪些物種能夠利用這些資源,誰是贏傢,誰是輸傢。”

捕食中的黑熊(視覺中國)

同樣來自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博士生麗貝卡·柯比首次開始進行黑熊研究時,是要瞭解人類食物對黑熊的重要性。通過分析這些動物的血液和毛發樣本,她發現它們的飲食中多達30%由這種食物構成。

進一步研究顯示,它們的細胞中出現瞭人類食物的信號。吃人類食物較多的熊不僅冬眠時間減少,而且它們的端粒也變短瞭——實際上它們的細胞老化得更快。

柯比說:“這進一步證明瞭無處不在的人類食物可能對野生動物產生影響。”

最近俄羅斯的一個偏遠地區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因為幾十隻北極熊進來尋找食物。海冰變薄加上刺鼻的、容易接近的食物垃圾,這對熊來說是不可抗拒的。

最近的一項研究跟蹤瞭伊比利亞半島瀕危的埃及鷹,發現它們喜歡棲息在靠近垃圾填埋場的地區。吃從垃圾場覓來食物的雛鳥,比其他雛鳥“營養好”,而且“食物短缺的時候也少”。

但是,盡管這些鳥兒吃東西不挑揀,但我們堆積如山的垃圾似乎並不具備鳥類成長所需的全部營養。靠生活垃圾場喂養的雛鳥,其體內的維生素和有機化合物含量較低,而這些維生素和有機化合物對它們的免疫系統發揮作用十分重要。

正在進食的北極熊寶寶(視覺中國)

巴塞羅那大學保護生物學小組的博士生海倫娜·陶勒·艾米特勒解釋說,這些垃圾填埋場對該物種的營養是一把雙刃劍。

她說:“我們開始看到這些‘隱性影響’。但我們仍在努力弄清這些是如何改變這些(野生動物)群落的。”

(2019-02-28 13:31:1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