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神隱”的傳說:小心被妖怪抓走_天狗

原標題:關於“神隱”的傳說:小心被妖怪抓走 宮崎駿作品《千與千尋》的日文名是“千と千尋の神隠し”,“神隱”一詞裡的“神”指示的不僅有神靈,也包含瞭妖怪,“神隱”也就是“被神靈或妖怪隱去瞭蹤影” 的意思。 在江戶時代,每當有小孩失蹤,人們便會認為他們是被天狗神隱瞭。 鼻高天狗 天狗分為兩種:一種是大天狗,長著一張紅通通的臉和一個特別長的鼻子,因此又稱“鼻高天狗”;另一種是小天狗,長著一張鳥喙,故而又稱“鴉天狗”或“鳶天狗”,法力較弱,是大天狗的手下。天狗皆長有雙翼,擅長飛行,能日行千裡,而且精通幻術,所以被天狗擄走的孩子往往能夠隨天狗遊歷名山大川,還能見識到許多不可思議的景象。經過數月或者數年以後,天狗會將擄走的孩子安全的送回傢。文政年間(公元1818-1830年),有一個叫做“寅吉”的孩子曾被天狗擄走,回到傢以後他向周圍的人描述瞭很多不可思議見聞,以及天狗的生活習性,這些話後來被平田篤胤收錄於《仙境異聞》一書當中。 鳥山石燕筆下的鴉天狗 關於天狗最有名的故事要數“牛若丸和鞍馬山大天狗”的故事。牛若丸大名“源義經”,是日本著名的武將。他的父親源義朝在平治之亂中敗給瞭平清盛,源義經隨傢人四處流亡,7歲那年輾轉流落到瞭鞍馬寺。一天晚上,源義經偷偷溜出寺廟,碰到瞭鞍馬山天狗的首領魔王大僧正。魔王大僧正傳授給瞭源義經高超的武術和兵法。後來源義經在壇之浦決戰中消滅瞭平傢。 日本民俗學開創者柳田國男 不過,天狗絕不是造成神隱的唯一元兇,日本民俗學鼻祖柳田國男在其著作《遠野物語》中也記載瞭多則關於“神隱”的故事,其中的元兇多為山男。 遠野的青笹村有一戶富農,其傢女兒無緣無故失蹤瞭。數年以後,同村的一個獵人上山打獵,遇見瞭這個女子。女子告訴獵人,多年前自己被山男擄劫到此,期間與山男生下過幾個孩子,但都被山男吃掉瞭。女子勸告獵人早早離開,免得遇上瞭山男,獵人便匆匆下山瞭。 水木茂《圖解日本妖怪大全》中的山男 山男外形酷似人類,但比人類更加高大強壯,雌性稱為“山女”,皮膚白皙,奇美無比。山男山女都會擄劫人類異性去當他們的配偶,偶爾也會到人類的集市上與人類進行交易。 除瞭日本,其他國傢也不乏神隱的故事。我國的《搜神記》便記載:蜀中西南的高山中有一種生物叫做“猳國”,或“馬化”,或“玃猿”,外形類似猴子,長七尺,能像人類一樣直立行走。它們喜歡美女,常常躲在路邊綁架過往的女人,而且其嗅覺十分靈敏,能分辨男女,絕不會抓錯。抓住女人之後,猳國就將她們帶回山裡。若該女子沒能懷孕,猳國便將她們一直留在山裡。一旦在猳國身邊呆上10年,被綁架的女子外貌和心智都會與猳國同化,不再想傢。若是女子懷孕瞭,猳國便會將她們送回傢。女子產下的孩子與人類無異。如果不撫養猳國孩子,孩子的母親就會暴斃身亡,所以女子的傢人不得不一直養育他們直到他們成年。猳國之子皆以“楊”為姓。猳國和山男在外形和行為上均有幾分相似之處,再考慮到中國與日本文化之間的淵源,叫人不免懷疑山男可能正是傳入日本的猳國。 水木茂《圖解日本妖怪大全》中的猳國 又有凱爾特神話講道: 從前,烏爾斯特國有一位領主的女兒叫做“德克特拉”。某天,她突然與50名侍女一起消失不見瞭。三年後,烏爾斯特國王康納外出打獵,在一群鳥兒的引領下,來到瞭一座神秘的花園中,遇見瞭德克特拉和那50名侍女。德克特拉告訴康納她們是被太陽神盧格擄劫來的,並把她與盧格所生的孩子交給康納,請求他帶回人間撫養成人。這個孩子正是後來凱爾特神話中的英雄庫丘林。 《命運之夜》中的庫丘林 究其根源,神隱傳說的形成原因不難理解,它無非是古人對於失蹤現象的解釋。古代交通和通訊技術不像現在這樣發達,人們進入荒郊野外時可能迷路,遭遇不測。還有一點特別值得註意,遭遇神隱的以兒童和女性居多。這顯然是因為兒童本來就很容易走失。再加上社會上還有一些歹徒和人販子專門瞄準兒童和婦女下手。而在那個鬼神之說盛行的時代,人們總是習慣將找不到答案的事情歸結為鬼神所為,從而就產生神隱的神話。這其中可能還包含著一種自我安慰的心理,因為鬼神行事變幻莫測,人若是被鬼神隱去瞭,說不定哪天鬼神會突然大發慈悲,將人送回來,反之,如果人是被人販子擄去瞭,或命喪黃泉,絕無返還之理。作為失蹤者的傢屬大概更願意相信前者吧。 神隱跟異世界冒險的神話有些相似。在異世界冒險的神話中,主人公通常會離開瞭熟悉的世界,進入一個陌生的世界,經歷瞭種種冒險之後,才能返回原本的世界。就主人公從正常世界失蹤一點來說,神隱和異世界冒險神話很像,但異世界冒險神話側重於描繪主人公在異世界中的一系列考驗,而神隱神話側重於描繪失蹤,以及失蹤以後的重新出現,對中間的經歷交代的比較簡略,而且那些經歷也算不上冒險。其次,異世界冒險的神話結尾主人公往往會獲得某種收獲,這種收獲可能是異世界的寶物,也可能是精神上的成長。神隱神話則未必皆有所得,毋寧說沒有收獲的情況更多一些。 在《千與千尋之神隱》中我們看到,千尋隨父母誤打誤撞闖入異世界,並在其中經歷瞭許多磨難,最後千尋不僅成功的解救瞭變成豬的父母,而且成長為一個堅強獨立的女孩。由此看來,《千與千尋之神隱》並非一場單純的神隱,而是一場異世界的冒險之旅,同時也是一個少女的成長寓言。

Continue reading

薩摩耶被奶奶當成親孫子, 治療後腿花9萬, 豪華小車帶著遛彎!_狗狗

原標題:薩摩耶被奶奶當成親孫子, 治療後腿花9萬, 豪華小車帶著遛彎! 今天要跟大傢講的不是一隻普通的薩摩耶,而是奶奶養的薩摩耶! 它奶奶的小乖寶,更是親孫子。 說起來也是有原因的,奶奶的孩子們工作忙,較少回來看她,所以在慢慢的陪伴中,薩摩耶就被當成小孫子一樣在照顧瞭。 如今的薩摩耶其實已經有動過一次大手術。 前些時間,薩摩耶自己亂跑,結果狂奔的時候不小心被鐵塊劃斷瞭後腿的韌帶,奶奶心疼的不行。 它可是自己的心頭肉呀,所以奶奶出錢帶著狗狗去往瞭北京,安裝的是美國進口的鈦鎂合金骨架,來來回回連同手術費已經花瞭9萬多元人民幣瞭! 而圖片中出現的這輛小車也是奶奶特地為薩摩耶做的。 恢復期的薩摩耶走路不方便,奶奶為瞭讓薩摩耶不至於在傢裡鬱悶,每天都會用胳膊把薩摩耶給夾著帶下樓,然後抱到這輛小車上。 車裡鋪的狗狗冰袋,是奶奶特地買來的,隻要狗狗一躺上去就能開始降溫。 並且這輛車中的小電扇居然有6個,但是奶奶自己開車的位置,卻連一個小電扇都沒有,這其中的差別,讓人感嘆:奶奶這是真的把狗狗當成親孫子瞭啊! 除瞭出行,奶奶對薩摩耶的飲食也很在意,她的兒女們都會送來一些保健品、營養品,本來奶奶都是舍不得吃存在傢裡的。 可是狗狗來瞭之後,尤其是在狗狗的腿動手術之後,各種美國的保健品、加拿大的營養品,隻要狗狗能吃的,都給狗狗吃瞭起來。 更別說是狗狗美毛對皮膚好的軟磷脂,奶奶直接是整箱整箱買,給狗狗當成零食吃…. 雖說奶奶對狗狗這般好,可是自從傢裡養瞭狗狗之後,真的感覺奶奶整個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樣瞭,氣色好瞭很多。 奶奶最大的愛好並不是和別人一起跳廣場舞,而是帶著薩摩耶一起遛彎,養瞭它之後,奶奶每天都很開心! 被奶奶當成親孫子來對待的薩摩耶,這樣的汪生,簡直是不要太幸福! 薩摩耶之所以被奶奶如此厚愛,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傢人中陪伴她時間最多的,還是薩摩耶呀….

Continue reading

溥儀退位後在宮中瞎逛,偶然發現一道塵封密詔,結果揭開百年疑案_賈英華

原標題:溥儀退位後在宮中瞎逛,偶然發現一道塵封密詔,結果揭開百年疑案 作為封建王朝的最後一個皇帝,溥儀幾乎傢喻戶曉,雖然這個名聲不大光彩,但溥儀的人生經歷之傳奇卻是毋庸置疑的。晚年時,溥儀一邊回顧自己的一生,一邊開始撰寫個人回憶錄。在《我的前半生》中,溥儀曾無意之中記載瞭幼年的一件事,史學傢卻從中發現瞭一件清宮謎案的真相。 ▲溥儀及溥傑劇照 民國元年(公元1912年),宣統皇帝溥儀頒佈退位詔書,清朝正式覆滅。由於簽署瞭《清室優待條件》,溥儀等人在退位後仍可居於紫禁城中,年幼的他時常和弟弟溥傑一同玩耍。有一天,溥儀帶著弟弟溥傑在故宮裡四處轉悠,在養心殿東偏殿發現瞭一個佈滿灰塵的佛龕,它看上去有些歲月瞭,最特別的是裡面供奉的是一個用黃紙包裹的東西,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兩個少年忍不住打開黃紙想要一探究竟。 ▲故宮養心殿 外面的黃色包裝紙上印有高宗乾隆皇帝的禦筆,大概意思是告誡後人不要打開。僅僅遲疑瞭一會兒,兩位少年就繼續拆包裹,畢竟大清朝已經徹底亡瞭,老祖宗的旨意就算是違背瞭也沒有人會在意,好奇心就這樣戰勝瞭一切。打開之後,兩人發現這原來是一道雍正皇帝的密詔,內容大意是讓宗人府將雍正帝的八弟允禩和九弟允禟秘密毒殺。在相關史料之中,二人是在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因腹瀉嘔吐而亡的,具體什麼病則沒有詳說,眼前這道密詔或許就是這個疑團的正解。 ▲愛新覺羅·胤禩劇照 康熙皇帝在位晚期,八阿哥允禩曾是皇位的強有力競爭者,擁護他的兄弟和大臣非常多,九阿哥允禟更是其鐵桿。雍正皇帝即位後為平衡各方勢力,並沒有太過為難他們,一開始還先進封允禩為和碩廉親王,命辦理工部事務兼理藩院尚書。地位穩固後,他便將二人軟禁起來,直到他們意外去世。 ▲溥儀改造時期蠟像 溥儀兄弟兩人壓根沒有想到,這個塵封已久的秘密會被他們無意中發現。雖然他們知道這件事意義重大,不過由於久居皇宮,從小就在權力漩渦中耳濡目染,他們心知肚明地沒有聲張。最後,兩人默默將黃紙包恢復原樣放回瞭原處,此後再未跟任何人提起。建國後,溥儀在自己的回憶錄中首度提及這件往事,但是出於種種考慮,他刪掉瞭主要內容,僅留下隻言片語讓人猜測。不過他的弟弟溥傑卻沒有這麼多顧慮,他在接受訪談的時候向歷史學傢賈英華詳細地描述瞭這件事的始末。 ▲溥傑晚年舊照 賈英華以此為依據進行瞭大量調查研究,他從溥儀留下的文字材料中發現,溥儀後來曾經多次在故宮中暗中尋找黃紙包的下落,但是始終沒有找到原件。不過對賈英華來說,雖然最有用的證物沒有找到,但是這兩位皇室後裔的口徑卻相當一致,特別是溥傑的口述材料中有具體時間、具體地點和詳細經過,可信度很高,因此他將此事寫進瞭《末代皇帝的前半生》一書中,算是為這件謎案畫上瞭一個句號。

Continue reading

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_王堅

原標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福州6月21日電 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記者李松、梅常偉、劉斐、劉羽佳 群山逶迤、江流綿遠…… 新華社記者再走長征路,尋訪到紅四軍第二次入閩橫渡汀江的渡口——福建省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紅軍渡口舊址。 穿過水口村,記者看見渡口臺階右側挺立的一塊巨石上,赫然刻著“紅軍渡口”四個鮮紅的大字。 至今,當地人還口口相傳著紅軍在水口渡江的故事。 “1929年5月19日下午,紅四軍大約一個連的先頭部隊,提前一天到達水口。”長汀縣老區建設促進會執行秘書長兼老區精神研究會會長王堅說。他是一個地道的長汀人,長期致力於原中央蘇區口述歷史的搶救挖掘工作,對紅軍過渡口那段歷史頗有研究。 “第二天,紅軍大部隊陸續到水口,分散駐紮在水口的米行壩、坪嶺的大草坪,還有的駐紮在水口周邊的村莊。”王堅說,“先頭部隊事先在每戶人傢門墻上畫有符號標記,各個分隊的紅軍按照標記定點用餐,非常有序。” 據王堅介紹,渡口附近的幾傢藥店在紅軍來之前都關店撤走瞭。隻有在水口碼頭開設恒德堂藥局的恒德堂老板因比較瞭解紅軍,才一直敢開門營業。 恒德堂老板的後人曾向王堅有過這樣一段敘述: 紅軍需求的藥品量大,給出的藥品價錢很實在。紅軍大部隊過江後,還留下人負責還款還物。為表示感謝恒德堂積極配合紅軍制作急用藥品,一位紅軍幹部還送給恒德堂一套青花瓷的茶具。 “紅軍渡江過程頗費周折。”王堅說,紅軍先頭部隊來到水口時,正值汛期,水位很高,沒有橋,紅軍過渡必須靠木船擺渡。然而,環顧四周,卻不見一舟一楫。 原來,船夫們聽說有部隊來,一時弄不清是什麼軍隊,怕人和船被扣留,就把船撐到遠離渡口的河灘隱藏,人也躲起來。 紅軍派出很多人到處找船,終於在附近的藍坊村發現一艘大木船,經多方打聽才找到船主人,當他知道身穿灰軍裝、腳穿草鞋的紅軍戰士都是窮苦人出身,而且態度和藹,講話誠懇,疑慮很快消除。 在當地地下黨組織和群眾的幫助下,紅軍戰士找到9條木船18個船工,他們對船工們說:“麻煩你們替我們撐船擺渡,會給你們工錢的。”船工們半信半疑,把船撐回到水口碼頭。 於是,紅軍先頭部隊坐渡船過江,控制瞭河東的主要制高點。 “5月20日上午9時許,紅四軍大部隊從四都過濯田來到水口,準備渡江,而尾追紅軍的贛敵李文彬部已和紅軍相隔不到一日路程。不巧的是,部隊剛到渡口碼頭,突降暴雨,江水猛漲,150米寬的汀江激流滔滔。”王堅說。 渡河,渡河!形勢迫在眉睫! “平時擺渡隻要一個人一根船篙就行,當天擺渡每條船都有兩三個船工,甚至還把船槳也用上瞭。”王堅解釋說,“用船槳劃船身才不容易被大水沖偏,可走直線到達對岸。” “從當天上午10點,一直到下午4點,9條木船不間斷地擺渡。”王堅說,“6個小時,紅軍3000餘人全部順利渡過汀江,徹底甩開敵人。紅軍給每個船工發瞭一塊銀元。” 有些船工看到紅軍買賣公平,愛護百姓,才明白瞭這是一支為窮苦人民打天下的隊伍,在擺渡送紅軍過江後,當天就回傢告別親人,並約上同村的夥伴一起參加瞭紅軍。 紅軍揮師過江後,直插閩西腹地,一舉攻下龍巖、上杭,打土豪,分田地,擴大地方赤衛隊,開辟瞭閩西革命根據地。 這年秋天,毛澤東寫下瞭“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巖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豪邁詩篇。

Continue reading

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_王堅

原標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福州6月21日電 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記者李松、梅常偉、劉斐、劉羽佳 群山逶迤、江流綿遠…… 新華社記者再走長征路,尋訪到紅四軍第二次入閩橫渡汀江的渡口——福建省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紅軍渡口舊址。 穿過水口村,記者看見渡口臺階右側挺立的一塊巨石上,赫然刻著“紅軍渡口”四個鮮紅的大字。 至今,當地人還口口相傳著紅軍在水口渡江的故事。 “1929年5月19日下午,紅四軍大約一個連的先頭部隊,提前一天到達水口。”長汀縣老區建設促進會執行秘書長兼老區精神研究會會長王堅說。他是一個地道的長汀人,長期致力於原中央蘇區口述歷史的搶救挖掘工作,對紅軍過渡口那段歷史頗有研究。 “第二天,紅軍大部隊陸續到水口,分散駐紮在水口的米行壩、坪嶺的大草坪,還有的駐紮在水口周邊的村莊。”王堅說,“先頭部隊事先在每戶人傢門墻上畫有符號標記,各個分隊的紅軍按照標記定點用餐,非常有序。” 據王堅介紹,渡口附近的幾傢藥店在紅軍來之前都關店撤走瞭。隻有在水口碼頭開設恒德堂藥局的恒德堂老板因比較瞭解紅軍,才一直敢開門營業。 恒德堂老板的後人曾向王堅有過這樣一段敘述: 紅軍需求的藥品量大,給出的藥品價錢很實在。紅軍大部隊過江後,還留下人負責還款還物。為表示感謝恒德堂積極配合紅軍制作急用藥品,一位紅軍幹部還送給恒德堂一套青花瓷的茶具。 “紅軍渡江過程頗費周折。”王堅說,紅軍先頭部隊來到水口時,正值汛期,水位很高,沒有橋,紅軍過渡必須靠木船擺渡。然而,環顧四周,卻不見一舟一楫。 原來,船夫們聽說有部隊來,一時弄不清是什麼軍隊,怕人和船被扣留,就把船撐到遠離渡口的河灘隱藏,人也躲起來。 紅軍派出很多人到處找船,終於在附近的藍坊村發現一艘大木船,經多方打聽才找到船主人,當他知道身穿灰軍裝、腳穿草鞋的紅軍戰士都是窮苦人出身,而且態度和藹,講話誠懇,疑慮很快消除。 在當地地下黨組織和群眾的幫助下,紅軍戰士找到9條木船18個船工,他們對船工們說:“麻煩你們替我們撐船擺渡,會給你們工錢的。”船工們半信半疑,把船撐回到水口碼頭。 於是,紅軍先頭部隊坐渡船過江,控制瞭河東的主要制高點。 “5月20日上午9時許,紅四軍大部隊從四都過濯田來到水口,準備渡江,而尾追紅軍的贛敵李文彬部已和紅軍相隔不到一日路程。不巧的是,部隊剛到渡口碼頭,突降暴雨,江水猛漲,150米寬的汀江激流滔滔。”王堅說。 渡河,渡河!形勢迫在眉睫! “平時擺渡隻要一個人一根船篙就行,當天擺渡每條船都有兩三個船工,甚至還把船槳也用上瞭。”王堅解釋說,“用船槳劃船身才不容易被大水沖偏,可走直線到達對岸。” “從當天上午10點,一直到下午4點,9條木船不間斷地擺渡。”王堅說,“6個小時,紅軍3000餘人全部順利渡過汀江,徹底甩開敵人。紅軍給每個船工發瞭一塊銀元。” 有些船工看到紅軍買賣公平,愛護百姓,才明白瞭這是一支為窮苦人民打天下的隊伍,在擺渡送紅軍過江後,當天就回傢告別親人,並約上同村的夥伴一起參加瞭紅軍。 紅軍揮師過江後,直插閩西腹地,一舉攻下龍巖、上杭,打土豪,分田地,擴大地方赤衛隊,開辟瞭閩西革命根據地。 這年秋天,毛澤東寫下瞭“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巖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豪邁詩篇。

Continue reading

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_王堅

原標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福州6月21日電 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記者李松、梅常偉、劉斐、劉羽佳 群山逶迤、江流綿遠…… 新華社記者再走長征路,尋訪到紅四軍第二次入閩橫渡汀江的渡口——福建省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紅軍渡口舊址。 穿過水口村,記者看見渡口臺階右側挺立的一塊巨石上,赫然刻著“紅軍渡口”四個鮮紅的大字。 至今,當地人還口口相傳著紅軍在水口渡江的故事。 “1929年5月19日下午,紅四軍大約一個連的先頭部隊,提前一天到達水口。”長汀縣老區建設促進會執行秘書長兼老區精神研究會會長王堅說。他是一個地道的長汀人,長期致力於原中央蘇區口述歷史的搶救挖掘工作,對紅軍過渡口那段歷史頗有研究。 “第二天,紅軍大部隊陸續到水口,分散駐紮在水口的米行壩、坪嶺的大草坪,還有的駐紮在水口周邊的村莊。”王堅說,“先頭部隊事先在每戶人傢門墻上畫有符號標記,各個分隊的紅軍按照標記定點用餐,非常有序。” 據王堅介紹,渡口附近的幾傢藥店在紅軍來之前都關店撤走瞭。隻有在水口碼頭開設恒德堂藥局的恒德堂老板因比較瞭解紅軍,才一直敢開門營業。 恒德堂老板的後人曾向王堅有過這樣一段敘述: 紅軍需求的藥品量大,給出的藥品價錢很實在。紅軍大部隊過江後,還留下人負責還款還物。為表示感謝恒德堂積極配合紅軍制作急用藥品,一位紅軍幹部還送給恒德堂一套青花瓷的茶具。 “紅軍渡江過程頗費周折。”王堅說,紅軍先頭部隊來到水口時,正值汛期,水位很高,沒有橋,紅軍過渡必須靠木船擺渡。然而,環顧四周,卻不見一舟一楫。 原來,船夫們聽說有部隊來,一時弄不清是什麼軍隊,怕人和船被扣留,就把船撐到遠離渡口的河灘隱藏,人也躲起來。 紅軍派出很多人到處找船,終於在附近的藍坊村發現一艘大木船,經多方打聽才找到船主人,當他知道身穿灰軍裝、腳穿草鞋的紅軍戰士都是窮苦人出身,而且態度和藹,講話誠懇,疑慮很快消除。 在當地地下黨組織和群眾的幫助下,紅軍戰士找到9條木船18個船工,他們對船工們說:“麻煩你們替我們撐船擺渡,會給你們工錢的。”船工們半信半疑,把船撐回到水口碼頭。 於是,紅軍先頭部隊坐渡船過江,控制瞭河東的主要制高點。 “5月20日上午9時許,紅四軍大部隊從四都過濯田來到水口,準備渡江,而尾追紅軍的贛敵李文彬部已和紅軍相隔不到一日路程。不巧的是,部隊剛到渡口碼頭,突降暴雨,江水猛漲,150米寬的汀江激流滔滔。”王堅說。 渡河,渡河!形勢迫在眉睫! “平時擺渡隻要一個人一根船篙就行,當天擺渡每條船都有兩三個船工,甚至還把船槳也用上瞭。”王堅解釋說,“用船槳劃船身才不容易被大水沖偏,可走直線到達對岸。” “從當天上午10點,一直到下午4點,9條木船不間斷地擺渡。”王堅說,“6個小時,紅軍3000餘人全部順利渡過汀江,徹底甩開敵人。紅軍給每個船工發瞭一塊銀元。” 有些船工看到紅軍買賣公平,愛護百姓,才明白瞭這是一支為窮苦人民打天下的隊伍,在擺渡送紅軍過江後,當天就回傢告別親人,並約上同村的夥伴一起參加瞭紅軍。 紅軍揮師過江後,直插閩西腹地,一舉攻下龍巖、上杭,打土豪,分田地,擴大地方赤衛隊,開辟瞭閩西革命根據地。 這年秋天,毛澤東寫下瞭“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巖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豪邁詩篇。

Continue reading

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_王堅

原標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福州6月21日電 題:紅旗躍過汀江——尋訪福建長汀縣水口村紅軍渡口的歷史印跡 新華社記者李松、梅常偉、劉斐、劉羽佳 群山逶迤、江流綿遠…… 新華社記者再走長征路,尋訪到紅四軍第二次入閩橫渡汀江的渡口——福建省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紅軍渡口舊址。 穿過水口村,記者看見渡口臺階右側挺立的一塊巨石上,赫然刻著“紅軍渡口”四個鮮紅的大字。 至今,當地人還口口相傳著紅軍在水口渡江的故事。 “1929年5月19日下午,紅四軍大約一個連的先頭部隊,提前一天到達水口。”長汀縣老區建設促進會執行秘書長兼老區精神研究會會長王堅說。他是一個地道的長汀人,長期致力於原中央蘇區口述歷史的搶救挖掘工作,對紅軍過渡口那段歷史頗有研究。 “第二天,紅軍大部隊陸續到水口,分散駐紮在水口的米行壩、坪嶺的大草坪,還有的駐紮在水口周邊的村莊。”王堅說,“先頭部隊事先在每戶人傢門墻上畫有符號標記,各個分隊的紅軍按照標記定點用餐,非常有序。” 據王堅介紹,渡口附近的幾傢藥店在紅軍來之前都關店撤走瞭。隻有在水口碼頭開設恒德堂藥局的恒德堂老板因比較瞭解紅軍,才一直敢開門營業。 恒德堂老板的後人曾向王堅有過這樣一段敘述: 紅軍需求的藥品量大,給出的藥品價錢很實在。紅軍大部隊過江後,還留下人負責還款還物。為表示感謝恒德堂積極配合紅軍制作急用藥品,一位紅軍幹部還送給恒德堂一套青花瓷的茶具。 “紅軍渡江過程頗費周折。”王堅說,紅軍先頭部隊來到水口時,正值汛期,水位很高,沒有橋,紅軍過渡必須靠木船擺渡。然而,環顧四周,卻不見一舟一楫。 原來,船夫們聽說有部隊來,一時弄不清是什麼軍隊,怕人和船被扣留,就把船撐到遠離渡口的河灘隱藏,人也躲起來。 紅軍派出很多人到處找船,終於在附近的藍坊村發現一艘大木船,經多方打聽才找到船主人,當他知道身穿灰軍裝、腳穿草鞋的紅軍戰士都是窮苦人出身,而且態度和藹,講話誠懇,疑慮很快消除。 在當地地下黨組織和群眾的幫助下,紅軍戰士找到9條木船18個船工,他們對船工們說:“麻煩你們替我們撐船擺渡,會給你們工錢的。”船工們半信半疑,把船撐回到水口碼頭。 於是,紅軍先頭部隊坐渡船過江,控制瞭河東的主要制高點。 “5月20日上午9時許,紅四軍大部隊從四都過濯田來到水口,準備渡江,而尾追紅軍的贛敵李文彬部已和紅軍相隔不到一日路程。不巧的是,部隊剛到渡口碼頭,突降暴雨,江水猛漲,150米寬的汀江激流滔滔。”王堅說。 渡河,渡河!形勢迫在眉睫! “平時擺渡隻要一個人一根船篙就行,當天擺渡每條船都有兩三個船工,甚至還把船槳也用上瞭。”王堅解釋說,“用船槳劃船身才不容易被大水沖偏,可走直線到達對岸。” “從當天上午10點,一直到下午4點,9條木船不間斷地擺渡。”王堅說,“6個小時,紅軍3000餘人全部順利渡過汀江,徹底甩開敵人。紅軍給每個船工發瞭一塊銀元。” 有些船工看到紅軍買賣公平,愛護百姓,才明白瞭這是一支為窮苦人民打天下的隊伍,在擺渡送紅軍過江後,當天就回傢告別親人,並約上同村的夥伴一起參加瞭紅軍。 紅軍揮師過江後,直插閩西腹地,一舉攻下龍巖、上杭,打土豪,分田地,擴大地方赤衛隊,開辟瞭閩西革命根據地。 這年秋天,毛澤東寫下瞭“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巖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豪邁詩篇。

Continue reading

專訪知名歌手小林未鬱:最近在學習古代武術_AlieZ

原標題:專訪知名歌手小林未鬱:最近在學習古代武術 bilibili 暫時無法播放,可回源網站播放 曾演唱過《βios》、《AlieZ》、《Perfect Time》等廣為人知的音樂作品的日本知名歌手小林未鬱這次應主辦方@義氣狗_IchigoRecords邀請,來到中國召開瞭【Mika Type承-舂容-】巡回演唱會。在北京場活動的開場前,我們有幸對小林未鬱進行瞭專訪。

Continue reading

跳動不息的“蘇維埃血脈”——“中央紅色交通線”解碼_長汀

原標題:跳動不息的“蘇維埃血脈”——“中央紅色交通線”解碼   新華社福州6月21日電 題:跳動不息的“蘇維埃血脈”——“中央紅色交通線”解碼 新華社記者 青磚道,木屋房,步入福建長汀縣汀州鎮五通街113號,這座80多年前的中華蘇維埃福建省郵務管理局舊址散發出厚重的歷史氣息,仿佛低聲輕語一段隱秘而又波瀾壯闊的紅色歲月。 1930年至1931年,為溝通中央蘇區與上海黨中央的聯系,中央交通局以閩西蘇區的“工農通訊社”機要交通網為基礎,建立瞭一條串聯上海—香港—汕頭—大埔—永定—長汀—瑞金的交通線,即“中央紅色交通線”。 1932年3月,中華蘇維埃福建省郵務管理局在長汀改設成立,形成以汀州為中心的紅色郵路網,解決蘇區信函往來、運送地下工作人員、傳輸與轉運重要物資。 被稱為“紅色小上海”的長汀交通便利,是閩粵贛三省的古道樞紐和邊陲要沖。汀江繞城南流,航運發達,使長汀成為閩西、贛南各縣的物資集散地。 “當年,”中央紅色交通線”運輸物資最主要是通過汀江航道,這條水路是最便捷快速的路線。”生於長汀的中央蘇區紅色文化研究學者王堅說,此外還有陸上交通路線和叢林交通路線,但都面臨更多國民黨軍及民團封鎖壓力,行進速度緩慢。 在路上和叢林裡,由於敵人封鎖,交通運輸員們有村不能進,隻能繞著走,白天不能走,隻能晚上摸黑走。他們常常要翻越人跡罕至的茂林峻嶺,為防止敵人發覺,還要註意消除走過的痕跡。蘇區嚴重缺鹽,交通運輸員們常常在執行護送人員及傳遞情報的任務時,還要把鹽捆在身上,日曬雨淋,被汗水和雨水融化的鹽粘在身上,令人感覺異常難受。 通過“中央紅色交通線”,黨的中央機關安全轉移到中央蘇區,一大批蘇區急需的無線電設備技術人員和文藝工作者被安全護送到中央蘇區,蘇區300萬人民需要的大量食鹽、佈及其他緊缺物資也被護送轉運到中央蘇區。 為瞭支援前線、支援紅軍、支援蘇區的革命鬥爭,當地百姓不僅用貢獻物產表達對人民軍隊的熱愛,還積極投入到輸送物資的隊伍中。據統計,1931年4月至7月,長汀、連城兩縣曾組織40至50歲的男子成立運輸隊,配合紅軍作戰,源源不斷地輸送物資到前方。 來到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的汀江渡口,江水打著旋兒流過,岸邊臺階上的泥土暗示著不久前雨後漲水的位置。 該渡口曾是汀江水運、陸運交接的重要關口,當年是紅軍部隊輾轉作戰的交通樞紐,承接瞭人員、物資的傳輸、轉運,是一個重要的“中央紅色交通線”水陸交通中轉站。 據王堅介紹,蘇區時期,附近村落裡有紅軍的樟腦廠和硝鹽廠,生產的物資通過這條汀江運往各方向的紅軍主力軍團,而當時蘇區有毛邊紙、鎢礦、木材和谷米等產物,也多通過這條水上航線運往白區進行貿易,再購回蘇區所需的重要物資。 在中央紅軍主力1934年10月長征前夕,水口等村依靠撐船工人多,組織瞭一支“河流遊擊隊”,搶運糧食和其他一大批軍需物資到濯田,再肩挑到四都,有力支援瞭革命鬥爭的開展。 “紅色後代”、原汀西縣蘇維埃政府主席賴興銀的孫子賴光耀說,曾是運輸隊一員的奶奶在紅軍長征前日夜兼程挑糧,運輸物資,每天要挑兩擔糧食,走60公裡路,在主力紅軍長征後又繼續為當地遊擊隊運糧。 “年輕時走路用膝蓋太多瞭,結果奶奶才60多歲就走不動路瞭。”他說。 江水奔流不息,青山連綿不絕,“中央紅色交通線”宛如跳動不止的血脈,滋養著蘇維埃共和國,滋養著紅軍革命的隊伍。(記者劉斐、李松、梅常偉、劉羽佳、吳劍鋒) 作者:劉斐 李松 梅常偉 劉羽佳 吳劍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