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宣城區域文化與經世務實的學術人文精神_地域

原標題:論宣城區域文化與經世務實的學術人文精神 論宣城區域文化與經世務實的學術人文精神 王智汪 (《宣城歷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160期) 目前安徽的皖江文化和徽文化呼聲很高,徽文化的學術型和歷史積淀相當深厚,皖北深厚的淮河文化積淀不用說,皖南的宣州文化更是不用高呼即可振奮。從經世務實角度來看,宣城是繼承與創新相結合的一種全新的地域文化。宣城文化,作為安徽文化的一部分,以其廣博深邃的內涵正越來越受到社會科學界的青睞,同時也引起瞭經濟界的關註。 一、宣城的地域文化的形成 所謂的地域文化應該是指在一定的地域條件下,如海洋,如山脈,如河流,以及其獨有的人文精神,乃至氣候特點等等,或者全部,或者交叉產生的對於文化(本地或者外來的)獨特的、不可變更,也無法人為變更的諸多影響,地域文化是指生活在某一地域的人群,在長期的共同歷史生活中,逐漸形成並為該地域內人群共同遵守的榮辱觀、尊卑觀、主次觀等價值理念,這些理念根深蒂固與該地域人的頭腦中,並為該地域內人群所自覺遵守。 宣城文化形成的地理條件。宣城市位於安徽省東南皖南山區與沿江平原的結合部,東至東南與浙江省長興、安吉、臨安縣交界,南部與本省黃山市相連,西至西北與本省青陽、南陵、蕪湖縣接壤,北至東北與本省當塗縣和江蘇省高淳、溧陽、宜興縣毗鄰。最東端在廣德縣新杭鄉桃園村與浙江省長興縣交界處,最西端在涇縣查濟鄉上菥荻村與青陽縣、黃山市交界處,最南端在績溪與黃山市交界處,最北端在宣州區雁翅鄉李垾村與當塗、高淳縣交界處。東西最大距離約173公裡,南北最大距離約112.5公裡。轄宣州區和郎溪、廣德、寧國、涇縣、績溪、旌德6縣。 宣城文化形成的自然條件。宣城的地形走向,直插蘇浙境內,呈牛角尖狀,其氣候屬亞熱帶略帶海洋性的氣候,宣城雖未臨海達江,但離江海特近,境內不缺水,東南部系黃山餘脈,是典型的山區,丘陵地帶,西北部為長江沖積型平原地帶,河湖縱橫,是典型的江南平原。南北的地理差異、氣候差異,四季分明的季節,這種多極格局的自然條件,既適合中原荊楚大地人們的生活,又更適宜長江沿岸吳越子孫的生存。其他地方也許是一方水土隻養一方人,而宣城一方水土確能養多方人。同時宣城境內土地、農林、礦產、水利、旅遊資源豐富,吸引瞭各層次、各歷史階段的移民到此擇優而居。因此景色如畫的宣城不但是古代兵傢的必爭之地,更是移民先人的生存東土。 宣城文化形成的歷史因素,其過程為古代、近代、現代三大階段。古代是指宋、元、明、清時代,由於醫療條件落後,多次發生瘟疫後,加上宣城又是戰略要地,歷史上就曾成為嶽飛抗金、太平天國戰爭的主戰場,人口銳減後,大量先民從河南、湖北及周邊遷移過來。近代抗日和解放戰爭前後,從周邊地區遷來的人口。現代是指解放後的五十至七十年代,城市人口下放農村,上海、南京、蕪湖、安慶等地對當年山區縣宣城的人才對口支援,形成大批城市人口移居農村的新移民。進入新的世紀,隨著開放和招商兩大戰略的推進,人口的流動性更有瞭隨意性,從蘇浙滬等地有成千上萬的移民移居宣城,這些新時代的移民的到來,使宣城移民文化的多元性將更加突出。 二、宣城地域文化特點 文化是屬於地域的,每一種地域文化,都有其獨特的表現形式。天生百鳥,各鳴其嘴;地育萬物,各成其形。宣城文化,因為獨特,才有豐富:宣城,是與蘇、浙兩省交界的“鎖三吳、襟兩浙”之地。春秋時屬吳國;戰國時先屬越國,楚滅越後屬楚國。自古就有“吳頭楚尾”之說。宣城人傑地靈,范曄、謝脁、沈括、文天祥等先後出守於此,李白、韓愈、白居易、杜牧等相繼來此寓居。眾多的人文遺跡,優美的自然風光,使得這座古城不僅贏得“上江人文之盛首”的贊辭,更因謝脁、李白、杜牧等人的大量歌詠,而享有“宣城自古詩人地”的美譽。宣城地域文化包括徽派雕刻、徽派盆景、宣城漆器、宣城竹編、文房四寶(徽墨、宣紙、宣筆)、宣城民俗、宣城方言等等。 文化的交流,帶來和諧的人文環境。宣城由於中原文化、徽文化、吳越文化的互相融合,移民文化吸收瞭上述流派的精華,既有尊師重教、從政的傳統,又有實業興國的傳承,各種文化傳統相得益彰,名顯風流,奠定瞭和諧的基礎。習俗的交流,帶來開放的性格。歷史上廣大移民為瞭共同的生存走到瞭一起,現代移民後代為瞭宣城共同繁榮,互相牽手,在生活習俗上博采眾長,改自己之陋習,吸他人之優點,特別是在飲食文化、誠實守信和倫理道德文化諸方面顯得十分突出,造就瞭宣城人善於吸收的開放精神。 戰亂少,對文化現存毀滅性破壞小。宣城周緣崇山峻嶺是天然屏障,由於它的蔽護作用,使這裡成瞭許多戰爭年代裡和平安定的凈土,特別是明清宣城經濟社會發達昌盛以後,這裡除瞭太平軍轉戰十年、朱富潤(朱老五)入徽、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途經和解放戰爭過兵外,其他無甚戰事痕跡。 封建宗法制度強固,對文化現存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宣城的強宗大族,歷來聚族而居,尊祖敬宗,崇尚孝道。封建宗族組織等級森嚴,尊卑分明。縱向從上到下有:族長,房長,傢長,傢眾;橫向則有嫡房、庶房、強房、弱房之分。族長有擅專一族之權,尊祖是宗法制的原則,族有宗規,傢有傢法,這些都浸漬程朱學思想“囊括瞭忠孝節義的道德信條,以及修身、齊傢、敦本、和親之道。既鼓勵族中‘俊秀’者,追求功名仕宦,增光祖宗;又告誡弟子輩要安分守己,服服貼貼地接受宗法傢長制的統治。” 因此,族眾必須改“惡”為“善”,甘當順民,對維護封建統治和宗族威望的東西,不敢有半點冒犯。所以,在當時歷史條件下,封建宗法制對維護宣城文化起到瞭不可忽視的作用。黟縣西遞村和宏村古民居群落現存的完好,不能不說與這種文化有關系。 宣城人文化素質高,更加珍愛自己的文化現存。宣城受程朱理學影響至深,教育發達。不僅社學遍地,書院林立,而且縉紳之傢還自編教材,大興傢族塾學之風。“十戶之村,無廢誦讀”。據康熙《宣城府志》記載,宣城府有社學五百六十二所、縣塾五所、書院五十四所。各類學校,各種形式和教育,培養瞭多方面的封建人才,提高瞭宣城人的總體素質。這些人不僅創造發展著宣城文化,還繼承保護宣城文化。宣城許多傳世文物得以保存至今,也是與宣城人自己的珍愛有相當關系的。文革期間,可以說是我國文物現存的一場浩劫。如果不是宣城人自己的珍愛和保護,宣城文化的現存還將銳減。 三、宣城心學與務實精神 宣城的人文精神始於宋代,而明代宣城心學是其人文精神的代表。宣城心學興於明中葉,沈寵、梅守德從學鄒守益,沈寵又師事歐陽德,刻《傳習諸錄》,宣城心學之倡自此而始。繼鄒守益之後,錢德洪、王畿應邀來寧國主持水西三寺講會,與會達數百人,水西之學聞於海內。嘉靖中,羅汝芳任寧國知府,改建水西書院,歲會以時,講席常滿。羅汝芳又延沈寵、梅守德共主講席。羅汝芳高弟子陳履祥踵繼前風,講學宣城,施閏章祖父鴻猷與邑人汪惟清有“陳門曾顏”之目,倡六邑同仁會,宣城心學臻於興盛。陶望齡《海門集序》曾經稱明代詩文的真正創立始自陽明一派:“自陽明先生盛言理學……蓋不獨道術至是大明,而言語文字足以妙乎一世。明興二百年,其較然可耀前代傳來茲者,惟是而已。” 羅汝芳像 宣城的心學內涵,不僅體現瞭中國最正統的儒傢思想,也受到瞭釋傢、道傢思想的深刻影響。因此,宣城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典型反映,宣城是儒傢、釋傢、道傢文化的一個厚實的沉淀區。它可以分為兩個流派。一是新安理學。這是程朱理學的正宗流派,奠基人程顥、程頤及理學集大成者朱熹,祖藉均系宣城篁墩。它從南宋前期到清乾隆年間,在宣城維系瞭600多年,對宣城社會經濟文化都有很大的影響,新安理學核心是倫理常綱,同時也倡導”窮理之要,必在於讀書”的重學思想,“天理為義,人欲為利”,“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理不計其功”的思想和“修內政”,“攘夷狄”的節義思想;二是宣城樸學。也就是徽派考據學。其主要代表人物是婺源縣的江永和屯溪的戴震。它作為乾嘉學派中的皖派,直接繼承瞭漢古經學,把經學研究從純考據的藩籬中解救瞭出來。 宣城心學突出成就也反映在宣城文學尤其是詩歌上。宣城人論詩以“學”為本,合學問與詩歌為一,正是繼承瞭明中葉後的宣城學術和文學傳統。宣城梅氏、沈氏傢族的詩歌傳統,是宣城派的文學近源。梅守德傢族與沈寵傢族以科舉之盛成為宣城兩大文化世傢。梅守德、沈寵少年同學,志同道合,以學術、詩文、氣節相砥礪,共為宣城一代宗盟。梅氏、沈氏詩人輩出,梅守德之子鼎祚、從弟守箕,梅鼎祚從弟蕃祚、國祚、臺祚、嘉祚、鶤祚,沈寵之子懋學及沈氏昆從,形成陣容龐大的詩人集群,宣城詩壇呈現前所未有的景觀。王世貞贈梅鼎祚詩嘆雲:“從誇荊地人人玉,不及梅傢樹樹花。” 明末,梅鼎祚之孫朗中,沈懋學從孫壽民、壽國,族孫壽嶢等人接續風雅,標建一幟。梅氏、沈氏詩人也構成宣城派的主體,梅庚、梅磊、梅清、梅文鼎、梅枝鳳、梅枝南同屬梅氏一宗,文學上繼承明代梅氏風緒。沈埏為沈壽民之子,沈泌為沈壽嶢之子,同屬宣城沈氏一支。沈壽民、梅朗中總持明末宣城風雅,從遊者數百人,施閏章、梅清、蔡蓁春早年即從之遊,多交復社名士。 隨著宣城文學的發展,導致宣城體的誕生,這是我國詩歌史上一大盛事。宣城體追求“清深”詩境和“樸秀”風貌。標舉“深思”,是萬歷中葉以來詩歌一大潮流。竟陵派提倡“幽深孤峭”,即是推崇構深致遠。施閏章不贊同將鐘惺之詩一筆抹煞,以為“深情苦語,令人酸鼻,未可以一冷字抹煞”,“可謂之偏枯,不得目為膚淺”。 施閏章嚴厲批評瞭清初糾纏於“歷下”、“竟陵”之爭而是此非彼的習氣,盛贊“清深沖淡,秀而不纖,肆而不莽”之詩。 宣城派詩歌創作大抵呈現出“樸秀深厚,味之彌永” , 如“寒雲寒樹護山傢,巖壑無人一徑斜。策杖行吟獨惆悵,幾枝春色到梅花。” 宣城體的出現,既是宣城詩歌傳統的厚重積淀,又是清初世運變化使然,更是施閏章等人不懈藝術追求的一種結果,某種程度上意味著清初詩人謀求從唐詩、宋詩、明詩的旗麾下走出來另辟陣地。盡管宣城派在康熙後葉就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但其可貴的詩歌求索推動瞭清代詩壇的繁榮,宣城體與神韻體、梅村體一起構築瞭清初詩歌的繁復景觀,並影響著清詩的演變走向。 四、經世務實的學術人文精神 宣城心學表現出濃烈的經世務實的人文精神。導致瞭宣城人講究“學而優則仕”、“仕而優則商”或“學而困則商”。他們在外謀生,或走仕途,或精商道,或仕商兼通,當他們經過艱苦努力,創造瞭綽有餘裕的精神與物質生活的發展條件,成為富賈之後,便投資故裡,或建築傢宅、或購置田地、或修築橋路、或捐資辦學、或建祠堂廟宇、或樹碑立傳等,一來光宗耀祖,二來博取名聲,三來修身養性。 宣城地域文化,是現存中華文化的袖珍縮影。不論從哲學、政治經濟學、歷史學、社會學、語言學、民俗學、教育學、建築學、美學、醫學、藝術,還是從旅遊、經濟、貿易等方面都具重要的價值。今天的人們從現存的宣城文化上,足以看到中華文化的特色、風姿和輝煌,看到中華民族的聰明、智慧和力量。從現存宣城文化的大量實物和史料中,我們可以分析出,宣城人的信仰、風俗、風尚、生活方式、生產方式、思維方式、價值觀、道德觀等都無不滲透著儒傢文化。正如“研究明清時期的徽商,可以從一個側面考察我國封建社會的政治史、經濟史和文化史。更重要的,徽商所留下的蹤跡,還為我們探索我國封建社會長期延續、資本主義萌芽緩慢發展的原因,提供瞭頗有價值的材料。”從現存民居村落和世傢譜、族譜中,可以分析出宣城當時強固的封建宗法制度,我們也可以分析釋傢和道傢在此的興衰和對宣城文化的影響以及在其中所占的地位等。 宣城地域文化中更多的表現為經世務實的內涵:其一,在政治和教育上,宣城心學提倡“學與道合,人與德合”,“實政與實德雙修”,認為傑出人物的“實德”是在“實政”的活動中培養出來的,強調“講實理,育實才而求實用”;其二,宣城倫理思想是“義利雙行”,即“道義”與“功利”相結合,肯定人的物質利益,“古人以利與人,而不自居其功,故道義光明,後世儒者行(董)仲舒之論,既無功利,則道義乃無用之虛語耳”,主張“以利和義,不以義抑利”;其三,在推進經濟發展上,宣城文化反對傳統的“重本抑末”思想和政策,“夫四民交致其用而後治化興,抑末厚本非正論也”,主張“通商惠工,以國傢之力扶持商賈,流通貨幣”,提倡大力發展工商業。 厚德載物,文化天下。毋寧質疑,現存宣城文化必將在更廣的范圍內顯示出其重要的價值。我們應在保護重視的前提下,搞好開發利用,讓現存的宣城文化在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中更加流光溢彩。擁有1770年建城史的宣城,北枕“江南詩山”敬亭山,南倚中國活化石棲息地之中國鱷魚湖。湖光山色之間,人文勝景迭出,“文房四寶”徜徉其中,傳承世人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記憶,更期待能夠演繹現代城市文明的燦爛與輝煌。 (作者系淮北師范大學歷史與社會學院副教授、歷史學博士)

Continue reading

鄒仕輝大校已擔任陸軍第81集團軍副政委_董存瑞

原標題:鄒仕輝大校已擔任陸軍第81集團軍副政委 軍方權威媒體近日公開的新聞報道披露,鄒仕輝大校已擔任中部戰區陸軍第81集團軍副政委。 陸軍第81集團軍政治工作部所屬“八一軍號”5月25日發佈消息《第81集團軍隆重舉行董存瑞烈士犧牲71周年紀念活動》稱,5月25日,懷來縣黨政機關、第81集團軍駐地官兵、學校師生代表等各界社會團體代表共計2000餘人在董存瑞烈士紀念館隆重集會,舉行董存瑞烈士犧牲71周年紀念活動,追思先烈,緬懷英雄。 消息提到,“集團軍副政委鄒仕輝出席紀念活動並指出:董存瑞在關鍵時刻能夠挺身而出、舍身為國、無畏犧牲,是因為在他骨子裡有著為黨為國犧牲奉獻的革命精神。我們要學習他對黨無比忠誠的崇高信仰,對人民無比熱愛的高尚情懷,對勝利無比渴望的革命氣概,爭做新時代董存瑞式鋼鐵戰士,擼起袖子加油幹,鬥罷艱險再出發,擔負起強軍興軍的時代重托。” 上述消息披露瞭鄒仕輝大校履新陸軍第81集團軍的信息。 公開資料顯示,鄒仕輝曾長期在新疆軍區服役,擔任過新疆軍區政治部組織處處長、新疆軍區某紅軍師政委等職務,大校軍銜。 在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中新組建的第81集團軍隸屬中部戰區陸軍。

Continue reading

天津薊州塘坊遺址考古發現夏商等不同時期遺存50餘處_文化

原標題:天津薊州塘坊遺址考古發現夏商等不同時期遺存50餘處   近日,天津市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聯合薊州區文物保護管理所對塘坊遺址進行考古發掘,發現瞭夏商、東漢和明清等不同時期遺跡50餘處,出土瞭各個時期不同質地文物及標本數百件。目前,發掘工作還在緊張進行中。 塘坊遺址位於薊州區漁陽鎮塘坊村東南的一塊空地上,遺址近山傍水,北依燕山餘脈,南鄰州河(薊運河),主體分佈在州河北岸的一個小臺地上,整體西高東低,東側被取土破壞。2019年5月,受天津市文物局委托並取得國傢文物局考古發掘證照後,天津市文化遺產保護中心聯合薊州區文物保護管理所正式對該遺址進行考古發掘,經過一個多月的發掘,已揭露遺址面積1200平方米,發現瞭夏商、東漢和明清等不同時期遺跡50餘處,出土瞭各個時期不同質地文物及標本數百件。 塘坊遺址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甘才超介紹:“塘坊遺址從上往下共發現三個時期的文化堆積:最上層是明清時期的墓葬;中間的文化堆積包含漢代至遼金時期陶器、瓷器和建築構件等;最下層文化堆積發現的是青銅時代遺存,也就是夏商時期的一些遺跡、遺物。” 明清時期的墓葬群均為土坑豎墓,共有30餘座,墓向基本為西北—東南向,規模一般為南北長2.4米左右、東西寬1.2~1.8米、深0.8~1.8米。有夫妻合葬墓,也有單人葬,個別墓葬為二次葬。在一些墓葬中常見有頭部枕瓦、胸口蓋瓦的現象。隨葬品較少,常見有陶罐、釉陶罐及銅錢等。甘才超解釋:“從墓葬形式和隨葬品上看,這是非常典型的明清時期的平民墓。” 出土的夏商時期的陶片 資料圖片 第二層除瞭出土瞭一些漢代到遼金時期的器物殘片之外,還發掘出3座東漢時期的墓葬,均為南北向長斜坡墓道磚室墓。1號墓位於遺址區西北部,南北長17米、東西寬5米、墓室深4.3米,由墓道、甬道、前室、後室組成。2號墓位於遺址區西部,平面呈“凸”字形,南北長8米、東西寬3.5米、墓室深2.2米,由墓道、墓室組成。3號墓位於遺址區北部,平面呈“凸”字形,南北總長8.3米,東西寬4.5米、墓室深2.5米,由墓道、墓室組成。“根據墓葬規模和形制推測,等級相對較高,目前還在發掘之中。”甘才超說。 塘坊遺址夏商時期遺存是本次考古的重要發現。在塘坊遺址發掘中,最下層文化堆積普遍為夏商時期遺存,遺存堆積厚度在20~40厘米不等,並有該時期灰坑等遺跡發現,出土瞭數量較多的陶器殘片,陶器以生活器皿中的炊器和盛器為主,主要器物類型有鬲、甗、盆、罐等,陶質以夾砂紅陶為主,紋飾見有繩紋、附加堆紋、弦斷繩紋等。 天津北部地區地處燕山南麓,這一地區發現的夏商時期遺存是中國北方青銅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該時期文化在京津冀地區分佈地域廣、內涵豐富、文化特色突出,一直以來是考古界關註和研究的重點。自20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天津考古相繼發掘瞭以薊州區張傢園遺址、圍坊遺址、青池遺址和寶坻區牛道口等遺址為代表的燕山南麓夏商時期遺存,取得瞭重要發現,並以典型遺址命名瞭考古學文化,產生重要學術影響。 天津市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副主任盛立雙介紹,2005年首次在薊州展開舊石器考古調查。考古發掘即發現舊石器時代晚期遺址13處,采集各類石制品千餘件,將天津人文史由距今8000年前提前到距今1萬年以上。2007年,在對薊州東營坊舊石器地點進行的考古發掘中,再次出土典型石制品90餘件,相關測年樣本經國際專業檢測機構檢測,顯示東營坊舊石器地點絕對年代距今不少於4萬年以前,從而又一次刷新瞭天津人文史。2015年,考古調查又發現薊州以東井峪駱駝嶺為代表的地點,石片石器的小型化趨勢明顯。此次發現的舊石器地點的年代已經進入舊石器時代中、早期,即地質年代的晚更新世早期或更早,不晚於距今10萬年,將早期人類在天津地區活動的歷史推向瞭更久遠的時代。 這次塘坊遺址夏商時期遺存的考古新發現,是進入新世紀以來天津對該時期考古遺存的第一次系統、科學發掘,該遺址的發現和後續整理研究,對深入認識探討京津冀地區夏商時期燕山南麓同期考古學文化交流、互動和文化格局、演進,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記者 劉茜 陳建強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Continue reading

“紅軍是老百姓的部隊”_馮達飛

原標題:“紅軍是老百姓的部隊”   ——記者再走長征路 6月21日,“記者再走長征路”采訪團在廣東連州市馮達飛故居,偶遇當地小學生前來參觀學習 文/羊城晚報記者 張文 圖/羊城晚報記者 周巍 6月21日,羊城晚報記者隨“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走進廣東連州。記者瞭解到,如今的連州,紅軍與當地百姓魚水情深的故事仍在代代流傳,紅軍烈士墓地年年有人祭掃,將軍故居景仰、緬懷人群不絕,偏遠的瑤鄉山區群眾更是自發辦起“紅軍節”祭奠紅軍。 “後衛師”輾轉瑤鄉 百姓辦起“紅軍節” 連州市瑤安瑤族鄉是廣東省7個少數民族鄉之一,田心村是瑤安鄉的一個瑤族村寨。1935年1月,紅軍在田心村牽牛嶺與敵發生戰鬥,斃敵十餘人。戰鬥結束後,田心村民在戰場找到6名犧牲的紅軍戰士,並把他們合葬在一起,紅軍烈士墓保存至今。 2017年,田心村組長李六旺將村民組織起來,自發籌錢、投工,於農歷五月初九這天對烈士墓進行修整,還將每年農歷五月初九定為“紀念紅軍節”,前往烈士墓地掃墓、敬獻花圈,黨員們重溫入黨誓詞,“紅軍是老百姓的部隊,”紅軍節”是我們村一年中最大的一件事,馬虎不得”。 “我們舉辦”紅軍節”,就是為瞭紀念、緬懷當年犧牲的紅軍革命烈士,告誡村民珍惜今天來之不易的美好生活。”李六旺說,拜祭紅軍烈士後,村民們還招待親友和周邊當年紅軍活動范圍內的村莊和瑤寨的鄰居們,唱起瑤歌、跳起瑤舞,向村裡的後生們重溫父輩們親身經歷的紅軍往事。 1934年12月,在中央紅軍長征途中擔任後衛任務的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在湘江血戰中損失慘重,近乎全軍覆沒,餘部百餘人輾轉撤到連州瑤族山區。1935年初,饑寒交迫的紅軍90餘人在牽牛嶺遭遇敵軍,激戰從上午打到傍晚,敵軍被擊斃十餘人,紅軍不幸犧牲6人。 “就是這次戰鬥,我母親黃紅妹在牽牛嶺戰鬥發生後,上山挖竹筍的時候,發現瞭負傷的”紅小鬼”王貴,當時他才十五六歲。”田心村村民譚長標告訴記者,王貴當時肩膀刀傷非常嚴重,母親黃紅妹把他背回傢中養傷。 “飛將軍”百戰身死 浩然正氣故土長存 連州不僅留下瞭英雄戰鬥的足跡,更走出過英雄——這裡是我黨歷史上第一批學習飛行的黨員、我黨我軍自己培養的第一位駕機遠航的紅軍戰鬥機飛行員馮達飛的老傢。 馮達飛將軍1924年底加入中國共產黨,曾被廣東革命政府和黨組織選派到蘇聯莫斯科航空學校、蘇聯紅軍步兵學校深造,回國後先後參加廣州起義、百色起義。 在馮達飛故居,馮達飛養女馮偉貞的女婿喬國華告訴記者,百色起義之後,紅七軍在軍長張雲逸、政委鄧小平的率領下前往井岡山,曾途經馮達飛的故鄉連州東陂鎮。由於國民黨反動派反動宣傳,鎮上居民幾乎跑光,馮達飛通過幾個還沒來得及出走的兒時夥伴把鄉親們召集回來。鄉親們聽說紅軍專門為窮人“打天下”,紛紛從山中回來,店鋪也陸續開門營業,商會還送來部隊急需的三千斤大米和十頭肥豬。 連州市委黨史研究室原主任黃兆星介紹稱,紅七軍在準備進攻連州城時,守城敵軍關閉城門,並在紅七軍攻城時將澆透煤油的六張棉胎點燃後扔到門墻邊的商鋪。紅七軍以民眾利益為重,立即停止攻城,轉而為民眾救火。紅七軍與群眾一起很快將火撲滅,此舉贏得瞭當地各界的高度贊揚。馮達飛也充分發揮東道主的作用,籌集四萬元銀元和八千多斤大米等物資。 馮達飛隨紅七軍進入中央蘇區後,曾擔任紅軍大學第四分校校長、紅軍獨立第三師師長和紅八軍代軍長等職務,1934年隨紅軍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新四軍教導總隊副總隊長兼教育長、新二支隊副司令員等職務,“皖南事變”被俘後,堅貞不屈拒不投降,壯烈犧牲,年僅41歲。 記者在馮達飛故居采訪時,偶遇前來參觀學習的東陂鎮西溪中心學校三年級學生邱燁和她的同學們。邱燁說,作為東陂鎮出來的英雄,馮達飛百折不撓的精神值得學習,老師讓同學們給馮達飛將軍寫一封信,她想介紹東陂鎮這些年來的變化,告慰將軍的英靈。 作者:張文

Continue reading

一級人民英雄陳德忠:傑出的偵察英雄_敵人

原標題:一級人民英雄陳德忠:傑出的偵察英雄 新華社濟南6月22日電(記者張志龍)在遼寧省丹東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安葬的264名在抗美援朝中犧牲的烈士中,兩名一級人民英雄是陵園內安葬的最高榮譽的烈士。其中一名就是來自山東臨朐的傑出偵察英雄陳德忠。 陳德忠,1924年出生在山東省臨朐縣龍崗鎮(現山旺鎮)大柳樹溝村一貧苦農民傢庭。1944年,陳德忠參加革命。解放戰爭時期參加瞭中國人民解放軍。 1950年6月,美帝悍然發動侵朝戰爭。陳德忠隨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作戰,任第229團偵察參謀。1951年3月7日,美侵略軍二十五師渡過北漢江,向北進犯。陳德忠受命瞭解敵情偵察道路。14日,陳德忠帶領偵察分隊到達漢江北岸地區。他以機動靈活的阻擊、伏擊、偷襲等方式,不到兩個月時間,斃傷、俘敵100餘名,並為指揮員部署作戰提供瞭大量寶貴情報。 1951年3月16日上午,在仁倉裡北側,陳德忠率部伏擊敵人,取得殲敵16名、俘敵1名的勝利。4月10日夜,又帶領偵察員涉過漢灘江,插到敵縱深15公裡處的西頭川,殲敵30多名,擊毀敵30多輛坦克和3輛吉普車。 此後,陳德忠調任師偵察2連連長。4月17日夜,陳德忠首次帶領偵察2連的同志,襲擊射亭裡山上之敵,連續打下3個地堡,斃傷敵兵50多名。 陳德忠帶領著他的偵察兵,出沒在“三八線”以南敵人的前沿地帶,襲擾和捕俘敵兵。4月22日是全線出擊的一天,偵察2連受命配合第230團出擊,拔除敵據點孤嶺山,並查明側翼敵情,保證友軍側翼安全。是夜,陳德忠率領偵察兵,自上徐洞出發,直指孤嶺山。沒過多久,敵人便遺屍17具狼狽潰逃,志願軍占領瞭孤嶺山。 英雄陳德忠和他率領的偵察兵,出沒在敵人的虎穴龍潭,創造瞭五戰五捷的戰鬥范例。 在平、金、淮阻擊戰中,陳德忠率領偵察員擊毀敵汽車1輛,斃敵7名,而志願軍無一傷亡。1951年6月12日,當陳德忠率部伏擊敵人時,壯烈犧牲,時年27歲。志願軍領導機關為紀念陳德忠同志對革命的卓越貢獻,特追認他為一級人民英雄。 英雄已逝,但崇高精神仍鼓舞著後人。陳德忠的侄女婿張傳東現任大柳樹溝村黨支部書記。張傳東說,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無數先烈用生命換來的,我們一定要不忘初心,繼續奮進。“大柳樹溝村是省定貧困村,現已脫貧,我們一定要鞏固好脫貧成果,讓百姓致富,讓英烈安息。”(完)

Continue reading

長征“後衛師”曾輾轉連州瑤鄉 當地瑤胞自發辦起“紅軍節”_田心村

原標題:長征“後衛師”曾輾轉連州瑤鄉 當地瑤胞自發辦起“紅軍節”   金羊網訊 6月21號,記者隨“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走進連州采訪時瞭解到,如今的連州,紅軍和當地百姓魚水情深的故事仍代代流傳,紅軍烈士墓地年年有人打掃,將軍故居不斷有人景仰、緬懷,偏遠瑤鄉山區的群眾更是自發辦起“紅軍節”,熱熱鬧鬧祭奠紅軍。 連州市瑤安瑤族鄉是廣東省7個少數民族鄉之一,田心村是瑤安鄉的一個瑤族村寨。1935年1月,紅軍在田心村牽牛嶺與敵人發生戰鬥,斃敵10餘人。戰鬥結束後,村民在戰場找到6名犧牲的紅軍戰士,並把他們合葬在一起,紅軍烈士墓保存至今。 2017年,田心村組長李六旺組織村民,自發籌錢、投工,於農歷五月初九這天對烈士墓進行修整,還將當天定為“紀念紅軍節”,每年前往烈士墓地掃墓、敬獻花圈,黨員們重溫入黨誓詞。 李六旺說,“我們舉辦”紅軍節”,就是為瞭紀念、緬懷當年犧牲的紅軍革命烈士,告誡村民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牢記紅軍的大無畏奉獻精神。”

Continue reading

解放軍導彈射手為何用鑷子剝生雞蛋?原來就為瞭這件小事兒_李曉

原標題:解放軍導彈射手為何用鑷子剝生雞蛋?原來就為瞭這件小事兒 央視網消息:近日,在關於中部戰區陸軍某炮兵團四級軍士李曉龍的中,出現瞭這樣一幕,為訓練他們的心理素質,李曉龍讓他們用鑷子剝生雞蛋,剝的過程中,如果蛋膜壞瞭,就要重來。 本期責編 劉暢 編輯 李博丹 本文來源於“威虎堂”(weihutang_cntv),“威虎堂”是央視網原創軍事評論欄目。

Continue reading

解放軍導彈射手為何用鑷子剝生雞蛋?原來就為瞭這件小事兒_李曉

原標題:解放軍導彈射手為何用鑷子剝生雞蛋?原來就為瞭這件小事兒   據微信公號“威虎堂”(ID:weihutang_cntv)6月21日消息,近日,在關於中部戰區陸軍某炮兵團四級軍士李曉龍的中,出現瞭這樣一幕,為訓練他們的心理素質,李曉龍讓他們用鑷子剝生雞蛋,剝的過程中,如果蛋膜壞瞭,就要重來。

Continue reading

命運比中國還悲情的歐洲大國,十年間喪失近90%領土,故地分為8國_帝國

原標題:命運比中國還悲情的歐洲大國,十年間喪失近90%領土,故地分為8國 文/格瓦拉同志 鴉片戰爭後的百餘年時間裡,中國屢次遭受西方列強的欺凌,不僅割讓瞭大片國土,還喪失瞭難以計數的利權,其遭遇之屈辱,每每令國人不堪回首。其實跟中國相比,就喪失領土的比例而言,昔日歐洲大國奧匈帝國的命運更為悲情。那麼,奧匈帝國有怎樣的前世今生?它為何在10年時間裡,喪失近90%的領土? 奧匈帝國的前身,是“神聖羅馬帝國”在1806年終結後,由哈佈斯堡傢族在其基礎上組建的奧地利帝國。1867年,為化解普奧戰爭失利對帝國的沖擊,弗蘭茨·約瑟夫一世被迫對帝國內部強大的匈牙利貴族做出妥協,宣佈將帝國改名為奧匈帝國,由此建立起二元制君主政體。在這種政體下,匈牙利在法理上成為獨立國傢,但仍需接受弗蘭茨·約瑟夫一世的統治。 奧匈帝國建立之初疆域圖 奧匈帝國繼承瞭奧地利帝國的大部分疆土,此後繼續對外擴張,並在1908年侵吞巴爾幹半島上的波黑地區後(原屬奧斯曼帝國),版圖達到極盛期。此時,奧匈帝國的疆域地跨中歐、南歐、東歐和東南歐部分地區,國土面積約68萬平方公裡,在歐洲僅次於沙俄和奧斯曼土耳其帝國。 奧匈帝國不僅疆域遼闊,而且人口眾多(約5135萬)、資源豐富(尤其是石油)、經濟發達(世界第6),國力極為雄厚。不僅如此,奧匈帝國軍火工業發達(世界第4)、兵力龐大(歐洲第4),而以上這些優勢,使得奧匈帝國能與英、法、德、俄等國平起平坐,並稱為歐洲傳統五大強國。 一戰前夕奧匈帝國疆域圖 然而奧匈帝國表面上看似強大,但內部卻存在著諸多隱患,尤其是民族數量雜多、宗教信仰各異的現實,不利於帝國凝聚共識,一旦遭遇強大的外部沖擊,極可能會走向崩潰。正因如此,弗蘭茨·約瑟夫一世曾在私下講到:“我的帝國是一個紙房子,隻要有人使勁踹上一腳,就會轟然坍塌”。 果不其然,奧匈帝國在1908年達到國力和版圖的巔峰,但僅僅過瞭10年時間便走向崩亡,而導致其走向崩潰的“導火索”,無疑是1914年的“薩拉熱窩事件”。事件發生後,奧匈帝國在盟國德、意(同盟國集團)的支持下,跟塞爾維亞宣戰,而後者的盟國英、法、俄等(協約國集團)隨即也對同盟國集團宣戰,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此爆發。 弗蘭茨·約瑟夫一世 一戰爆發後,奧匈帝國的戰場主要在東線和南線,同沙俄、塞爾維亞、羅馬尼亞等國交戰。起初,奧軍在德軍的幫助下,尚能取得一些戰績,但等到德軍陷入兩線作戰、意大利“反水”後,實力孱弱、內部民族矛盾嚴重的奧匈帝國開始連吃敗仗。在這種情況下,弗蘭茨·約瑟夫一世計劃將帝國改組成聯邦制政體,給其他非主體民族以高度自治權,甚至還謀劃跟協約國停戰,以此避免帝國崩亡。 然而弗蘭茨·約瑟夫一世尚未正式實施這些計劃,便於1916年11月駕崩,由侄孫卡爾一世繼位。卡爾一世登基後,為完成伯祖父未竟的事業,便派出密使跟協約國集團接觸,希望能以“體面”的方式退出戰爭。此時英法兩國已被戰爭折騰的山窮水盡,所以對奧匈帝國的建議持歡迎態度,唯有意大利提出刁難意見,希望能得到奧匈帝國的部分領土,否則將拒絕後者的求和聲明。 奧匈帝國亡國之君-卡爾一世 由於意大利索取的領土面積過大,幾乎涵蓋奧匈帝國所有的沿海區域,卡爾一世自知不可能得到國民和議會的同意,所以思慮再三,最終隻能拒絕。就在此時,奧匈帝國與協約國密談的內容被泄露,卡爾一世遭到德皇威廉二世的責難,迫使他不得不終止談判。就這樣,奧匈帝國跟協約國停戰的計劃,最後以失敗告終。 與此同時,卡爾一世提出的民族自治、組建聯邦制國傢的方案,也遭到各非主體民族領袖們的抵制。畢竟,作為被壓迫數百年的各民族,一旦看到獨立建國的可能性,哪裡還願意再接受舊王朝的統治?所以還沒等到一戰結束,各民族區域便紛紛宣佈獨立,並相繼退出戰爭。1918年11月11日,卡爾一世被革命推翻,盛極一時的奧匈帝國正式覆滅。 奧匈帝國崩亡後,分裂為8國 在奧匈帝國的故地上,除部分地區已劃歸鄰國羅馬尼亞、意大利外,如今已建立起8個國傢(奧地利、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波黑),而其核心區域-奧地利隻保留瞭約8.4萬平方公裡的國土,僅有全盛期的12%,如此看來,奧地利的損失要遠比同時期的中國沉重。 史料來源:《帝國的末日:奧匈帝國》、《奧地利與奧匈帝國》

Continue reading

王培軍︱訓詁須通人情_馬童

原標題:王培軍︱訓詁須通人情 嚴復喜修飾 《光宣詩壇點將錄》擬嚴復為“玉幡竿孟康”,有贊語六字雲:“錦囗珠,美無度。”予曩作《箋證》,僅註出“美無度”三字之古典,於所闕一字及所蘊之“今典”,皆不能得之 (中華書局本,702頁),殊可愧也。 按,汪贊之語,實本鄭孝胥《幾道見和留髭詩易韻答之》:“窺君珠飾帽,絕嘆美無度。”自註:“幾道帽簷常綴以珠。” (見《海藏樓詩集》卷六)幾道為嚴復字,嚴與鄭故交好,其名屢見《鄭孝胥日記》中,鄭此詩所寫,自必不誣。據此,亦可推知“錦囗珠”中所闕之字,必為“綴”或“飾”。又呂美蓀《葂麗園隨筆》“嚴幾道”條雲:“幾道喜以美玉飾冠,雖逾中歲,渥顏不衰,亦若其文章之美也。”亦可為證。《水滸傳》第四十三回《錦豹子小徑逢戴宗、病關索長街遇石秀》雲:“鄧飛道:‘我這兄弟,姓孟,名康,祖貫是真定州人氏,善造大小船隻。……因他長大白凈,人都見他一身好肉體,起他一個綽號,叫他做‘玉幡竿’孟康。” (據陸林輯校《金聖嘆全集》第四冊,800-801頁;汪辟疆所讀《水滸》,為金批本)所以擬嚴於孟,即以一“善造船”、二“好肉體”故也。 《葂麗園隨筆》又記張謇、朱祖謀之愛塗脂抹粉雲:“餘寓其濠陽小築三日,每晨六時即與共食,嘗見其(指張謇)頰上雪花膏堆集,如春雪之未融,又畫眉寬出眉際,蓋天明即起燈下為之也。” (“張季直殿撰”條)“歸安俗婦女多不施脂粉,以素面為美,而男子無老少反用之,(朱)侍郎晚歲居滬,粉痕脂暈,猶不去手也。” (“畺村詞人”條)嚴復之“錦綴珠”,視此瞠若乎後矣。 訓詁須通人情 比讀《史記·項羽本紀》,得一字之確訓,日晡無事,聊復一說之。羽於臨死前,在亂軍中邂逅熟人呂馬童,不知為何故,心血來潮,而忽欲作人情,將己頭送故人 (王仲瞿《住穀城之明日謹以鬥酒牛膏合琵琶三十二弦致祭於西楚霸王之墓》所雲“枉把頭顱贈馬童”,指此);馬遷敘此事雲:“項王身亦被十馀創。顧見漢騎司馬呂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項王也。’”“面”,即面向之意,惟於此處,作此解為欠通,而應作“背過面去”。其故何也?蓋馬童與羽為相識,揆之人情,不免面皮難看,且前文羽既與之問訊,呼之為故人,則無論如何,在馬童總不可略無心肝,直瞪視乎羽也。故決非“直面”,背過面去,乃人情之所宜有耳。又後文羽之頭,亦非為馬童所取,取去羽頭者,乃馬童所指以雲“此項王也”之王翳也,此亦見馬童中心有所慚,所以不能力爭之耳。 此一情境,馬遷以寥寥數語,乃將之盡數寫出,其文筆之佳絕,雖此種細處,亦可見也。此無他,以能深體人情故也。班孟堅作《漢書》,此節全抄《史記》,若孟堅自作,殆無以辦此。 惟考史漢之古註,此“面”字之訓,卻有三說:一,張晏雲:“以故人難視斫之,故背之也。”此以面即是背,顏師古附和之;二,如淳雲:“面謂不正視也。”不正視,是雲斜視乎?如淳此註,實有欠明清;三,宋人劉攽雲:“面之,直面向之耳。”清人方苞、沈欽韓及洪頤煊等,皆同此解。諸傢之說,具見《史記會註考證》470頁、《漢書補註》3124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本)及王叔岷《史記斠證》290頁 (中華書局本)所引,王氏亦以第三說是,蓋以人多者勝也。 而據前雲雲,知張晏註為確詁,所以小顏同之,雲“如(淳)說非也”,其理解力故自佳。可怪者乃讀書極博之劉貢父,古既早有勝解,而偏不肯從,而撰此無謂之新說,以示“其愚不可及也”。不僅此也,尤為可怪者,乃後來附和貢父之錯誤解釋,在三說中為獨多,而補註、考證之作者,並皆不能按斷,此又何貴乎補註、考證也? 按“面”即“偭”之古字,偭有二訓,一曰向,一曰背,二義相反,古之所謂“反訓”者是。“武王有亂臣十人”,“亂”訓“治”,“亂臣”即“治臣”,其一著例也。《離騷》雲“偭規矩而改錯”,王逸註雲“偭,背也”,班、馬所用字,政同於此。甚矣,劉、方、沈、洪諸君之多事紛擾也。 雜評諸傢文 陳寅恪文雖冗,其中卻有精思,其文字,如“單抽一絲,繚繞成章”,古人評孟東野詩語,可以移用之也。其文之氣至綿邈,如《倚天屠龍記》中金毛獅王夜於海船上暗聽張無忌之氣息,雖極細而長而不斷,又如《老殘遊記》所描摹之黑白二妞之歌,所謂遊絲能入空際也。陳氏文為典型陰柔之文,氣質極近王靜安,惟王氣不及其長耳。陳援庵、餘季豫之為學,皆絕頂外傢拳,故其所述作,皆為極勁悍之文,蘇軾《方山子傳》所雲“精悍之氣,見於眉間”,二傢文章,殆可借此語形容之。予讀餘季豫書,每於不經意間,恍若其為援庵作;而讀陳援庵書,又每於不經意間,恍若其為季豫作;即此足證二傢精神上之相接近也。錢默存之文字,與陳寅恪為相反,陳單抽一線,錢則鋪疊而出,其所到之處,並皆觸處生春,紛乎花葉相雜,而字句卻極精致,氣質類乎汪容甫,而較容甫為廣大,容甫較為狹耳。揆之常理,陳氏單抽一線,文字必省凈,而陳卻反之,乃冗之極,而亦以此冗故,乃使人不覺其單;錢氏鋪疊為之,文字本易臃腫,但卻於龐雜之中,而一使歸之省凈。此二傢文字之相反也。錢之文字,予才讀一二行,即立知其為錢,據此亦見其風格之迥出也。凡人之精神強,風格必特顯出,無精神即無風格,二者之相依起,如影隨形,此文傢之一通例也。若章太炎之文,最為堅緻密栗,氣味醇厚,而無一毫之雜氣,此經師之文也,在近代諸傢文中,無人可及,自為一大宗師。劉申叔之文,較之為曉暢明澈多矣,卻無甚風格,而不能成傢,其精神不足故也。黃季剛之文,雖浸淫於選學,卻正如太炎之評,頗近於枯槁,亦以生意不足故耳。其中歲病酒而死,殆亦以此乎。呂誠之之文,質純而較澀,其精神氣味,有近於太炎處,而遜其堅緻,其膚理較疏,又不能發越,然其白話文卻佳,意度最為博大。讀呂氏文,每嫌其批評語太少,而所引材料太多,故時急欲觀其自下語,雖少而快意,因快意又復嫌其少;讀今人之文字,則又每苦其饒舌,而深願其鉗口,隻引古書為愈也。此又一相反事也。錢賓四之文字,較呂為清通可誦,其文言至佳,為極有精神之文,蓋其心本外慕,欲躋身於第一流,又能振刷精神而為之,故文境亦隨之,而白話卻多腐語,蓋暮年位置既高,遂爾自放,有以致之歟,故讀之亦不無取厭也。其為學功夫、精神,並不能及呂氏,而文字則較呂為激揚,能動乎人心,得名亦大盛,呂則終身在野雞大學,又不甚喜交遊,無第一流人相砥礪,其氣遂未能激發耳。

Continue reading